•      一个人的时候,就开始喜欢算年龄数岁数,姐妹说,这是更年期来临的征兆。好吧,现在我28岁,甲子年天蝎女。

     

        其实算着年龄过日子也没什么不好,无非就是给自己徒增一些不必要的烦恼,比如感慨下岁月匆匆,时光如梭,悲叹下,人生黯淡起伏无常,再不济就如深闺怨妇那样无端从眼眶里丢几滴急需新陈代谢的体液。可这一切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我还有这余下的50年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   18岁时,A24岁没人爱,我要你。

           25岁时,B28岁没人要,我娶你。

           27岁时,C30岁没人娶,我养你。

        然后,你们知道的,并不是爱人的ABC相继结婚生子过日子,因为兄弟就是兄弟,姐妹就是姐妹,玩笑总归是玩笑。你的爱情终究一个个死在悲壮的路上,然后在下一个路口开始新的一段说不明道不清的感情。还好,我现在过得挺好。

     

        周国平在安静一书中,写到,学而思,思而录,是愉快的精神拾荒之三部曲。当然我认同席勒说的,思想是在交流中碰撞而生,而思考是需独处的加工与再加工。而荒废了1年的博客终于能起笔也是对着一年荒废的思考做一结束。路口很多,选择亦是,人生停滞不前的更多因素是源于永恒轮回的不停转。所以我们始终在接受“在某种意义而言我们的命运自始至终就是我们的选择”,而选择越多,越发现,反反复复思考过后抉择的结果多半是最初认定的那个,越是认定越是重复命运。因此,“我们在黑暗中摸索,绊倒在物体上,我们抓牢这些物体,相信它们便是我们所拥有的唯一的东西。光明来临时,我们放松了我们所占有的东西,发觉它们不过是与我们相关的万物之中的一部分而已。”

     

        由此看来,“曾经一次性消失了的生活,像影子一样没有分量,也就永远消失不复回归了。无论它是否恐怖,是否美丽,是否崇高,它的恐怖、崇高以及美丽都预先已经死去,没有任何意义”。放得了重,拿得起轻,生活永远是对一个个路口的追逐。

     

        某天,看完哈七,12年的电影版连续剧,难免会再次失落,如同再次抽空的灵魂,记忆总是需要完结。所以,我们追逐未完结的,却再见已结束的。

  • 我将这里重新梳理。

    也将再次调整自己。

     

    博客休整中,感谢您长期以来的关注。。。